• Aug 17 Mon 2009 23:00
  • 擱著

我跟台灣這個地方,已經是格格不入了,很多話再怎麼說也沒人聽得懂,更不要說是被一直推向反社會的深淵了(雖然我其實自認是口味個性很大路保守主流安穩的人)。

我並不是愛寫日記的人,本來就沒有必要來寫一個東西作秀,但是如果每個人都有權發表意見,別人可以為所欲為,我卻要被扣帽子的話,我就覺得那是不對的了。看到很多水準上的淪喪,然後不能講,因為他們不懂得聽別人的話只懂得照顧自己的自尊,很多人不想聽邏輯只想要你套弄他的自我(stroke their ego,大家都把直譯當好玩講,我為什麼不能說白話,哈),真的已經沒有理由再說了。

簡單講就是四個字,心灰意冷。不是寂寞也不是少年仇也不是一直激動,是完全不想跟什麼所謂的本土文化玩這種鬼打牆的遊戲。不管我多想留下來「分享」我這個人是什麼樣子,這個世界就是容不下我,只容得下一些號稱不會傷了和氣的東西。



所以我先把以前的東西收起來了,反正你有駐足夠久,久到認識我的話,你就知道我大概是怎樣的人。那100篇東西我不覺得真的有人要看,等過一陣子,想好怎麼辦再說。到時候有轉移陣地的話再來昭告需要知道的人,不然...好好過是對的作法。

這麼多年了還是要感謝Jordy大三不五時就來打個招呼,希望你最近一切都好 ^^
創作者介紹

you scared the living daylights out of me

mezzonin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